圣保利另类风格难容中国快马

  赛季初,圣保利俱乐部策划了一次宣传活动,全体队员来到了汉堡一所著名的监狱,在监狱的大墙下拍下了全家福,监狱的两名警官正襟站立在队员两侧。拍完了监狱门口的全家福,俱乐部显然还不过瘾,又让每个队员都站在划着身高尺度的墙前,手拿写着名字和球衣号码的牌子,为每名队员拍下了一张“罪犯照”。圣保利俱乐部这次策划的寓意很明显,加入圣保利俱乐部是所谓的“终身监禁”。

  尽管上轮圣保利在主场4比0狂胜,但他们还是提前一轮降入丙级。根据当初签订的合同,球队如果降级,杨晨便自动成为自由球员,现在他终于可以离开圣保利这所“监狱”。勿庸置疑,杨晨这半年的圣保利之旅是十分失败的,原因很多,但我们想从一个十分独特的视角——风格——进行剖析。

  大多数中国人都秉承了先辈保守、谦逊的性格,而杨晨更是中国足球运动员中的典范,显然,他的性格和圣保利俱乐部,这个德国乃至全世界最爱标新立异的俱乐部的风格,格格不入。在以严谨规矩著称的德国,灯红酒绿的圣保利区完全可以看成是一个“异域”,而座落在圣保利区内的圣保利足球俱乐部(FCS.Pauli)更是德国足球界的“外星部落”。

  汉堡的圣保利区,离繁忙的汉堡港不远,当年远洋航只靠岸后的水手们,迫不及待地上岸寻找灵魂和肉体的避风港,而港区不远的圣保利为他们提供了这一切。鳞次栉比的性商店和脱衣舞酒吧是圣保利的一大景观,在现代德语的词汇里,圣保利(St.Pauli)这几个字已经几乎是红灯区的同义词。除了色情业之外,圣保利区同时也是汉堡的娱乐中心。被认为是当代摇滚乐开山鼻祖的英国四人演唱组BEATLES在成名之前,就在圣保利的酒吧里卖艺。笔者在采访圣保利俱乐部时,曾在这里的一个小旅馆下榻,旅馆主人非常自豪地告诉我们,当年来自利物浦的列侬和保罗,就曾经在他的旅馆里住宿,而当他们从酒吧老板那里领到了第一份工资的当晚,就立刻在圣保利大肆挥霍。不过,成名后的BEATLES再也没有造访过这个记录了他们辛酸的地方。

  虽然战绩糟糕的圣保利在德国足坛没有地位,但是他们凭借着独特的风格拥有着最为广泛的球迷阵线,圣保利队哪怕前往离老家再远的小城镇比赛,也会有大批球迷助阵,而在现场你总能看到一些操着当地口音的圣保利球迷。这个打破了球迷地域界线的俱乐部尽管在足球场上的表现乏善可陈,可它的幽默和自信为热爱足球的小人物们找到了自己的天地。

  圣保利区内低收入阶层人士比较多,另外也是大学生喜爱居住的区域,因此圣保利球迷是一群奇怪的组合,也包括不少打扮光怪陆离的朋克。更让人钦佩的是圣保利球迷的忠诚,即使球队表现不佳,圣保利球迷也是一如既往地支持自己的球队。《汉堡晚报》记者阿利克斯是专门报道圣保利俱乐部的足球记者,在一次闲谈中,阿列克斯告诉笔者,圣保利的球迷习惯于自娱自乐,他们来到球场,关注的并不只是球场上的比赛,更多的是寻找乐趣,因此每场比赛对於他们来说都是一个周末大派对。阿列克斯至今还记得,他还是大学生球迷时就是圣保利的忠实拥趸,当年圣保利队中有一名后卫球员,球技非常之差,但踢球却勤勤恳恳,因此这位球员十分受球迷宠爱,尽管他在场上的表现往往让人忍俊不禁,但是还是有不少球迷冲着他的“拙劣”球技来到现场。

  圣保利球迷的这种看球如看戏的独特视点,似乎又得到了俱乐部管理层的印证。今年圣保利新选出的主席力特曼就是圣保利区内一家剧场的著名演员,而他的拿手好戏就是男扮女装,也许没有人比力特曼能够更理解圣保利球迷的心情和爱好了。

  球场上战绩的乏善可称,丝毫不影响圣保利俱乐部和球迷的热情。俱乐部专卖店内最热卖的是印着“世界俱乐部杯冠军队战胜者”(Weltpokalsiegerbesieger)字样的球衣,这个由二十三个字母组成的奇长无比的德语单词是圣保利人自己的发明,球衣是用来纪念2002年2月6日德甲联赛圣保利在主场奇迹般地以2比1战胜了拜仁慕尼黑队。向来和足球场上的荣誉无缘的圣保利人骄傲地强调这场胜利的伟大意义:拜仁慕尼黑是世界俱乐部杯赛得主(丰田杯),那么曾经打败了拜仁的圣保利队,尽管得不到任何正式头衔,但却被圣保利人自封为“世界俱乐部杯冠军队战胜者”。圣保利俱乐部还为这场比赛的功臣们在球衣上建立了“丰碑”,球衣的背面印上了这场比赛比分和圣保利参赛全体队员的名字。

  离圣保利的主街不远,就是圣保利足球俱乐部的主场。圣保利俱乐部历史上有过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涉及这座体育场的就有两则。一则是,1961年,圣保利俱乐部在现在的地址上修建新的体育场,但是工程却不得不比预期的延长,因为设计体育场的建筑师居然遗漏了一个建造球场最为重要的细节——在草坪下铺设排水管道!因此每逢大雨圣保利体育场都成为一片汪洋泽国,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足球赛事。新体育场的正式使用因此而推迟了一年,直到1963年才竣工剪彩。另一则和这个体育场的名称有关。这座体育场在1970年曾被命名为威尔海姆·科赫体育场。威尔海姆-科赫在1933至1945和1947至1969年两次担任圣保利俱乐部的主席,对俱乐部贡献巨大,俱乐部因此决定以他的名字命名主场,以表示对他的敬意。但是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有人突然发现科赫在二战期间曾经加入过纳粹组织,一下子舆论大哗。尽管汉堡历史学家经过考证,最后证明科赫其实思想上并非真正的纳粹分子,在纳粹党内的活动也并不积极,但是圣保利俱乐部还是决定将体育场更名为米伦门球场(Millerntorstadion)。

  在将近一百年的俱乐部历史上,圣保利队绝大多数时间都混迹于业余联赛。1969年,紧缺球员的圣保利俱乐部甚至还不得不在《踢球者》杂志上刊登广告以招聘球员。至今,圣保利队曾四次闯入德甲联赛,但都是昙花一现后就又重归乙级联赛。1977年圣保利首次晋级,第二年就以德甲末名的战绩重新回到乙级队行列;1988年,圣保利第二次品尝德甲滋味,并且在1988—1989赛季获得了德甲第十名的成绩,这也是圣保利俱乐部历史上最好的成绩。不过,两年之后圣保利还是难逃降级的命运;1995年到1997年,圣保利又在德甲陪太子读书两年。2001年圣保利第四次打入德甲,汉堡的一个女电影人在这一年跟随圣保利队整整一年,拍下了一部纪录片。不过电影在汉堡上映时,圣保利队又已经在乙级联赛登场了,因此电影只能被命名为《德甲一年》。

  圣保利俱乐部的标志的周围有一圈英语字,仔细一看才发现和一般俱乐部的文字有些不同。圣保利标志上的字样是“从1910年以来从未建立(non established since 1910)”,这家俱乐部多年来没有伟大的成就,俱乐部内部争斗不断,说它“从未建立”或许也不无道理,但是敢於把这一句话写上俱乐部标志,恐怕除了圣保利俱乐部之外,全世界再也不会有第二家。

  圣保利俱乐部的骷髅标志在足球迷中代表着圣保利“酷”的形像。俱乐部新闻处的斯闻向笔者解释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圣保利的一个球迷俱乐部首先在看台上打出带着骷髅标志的旗帜,骷髅是六百年前海盗的象征,而海港城市汉堡的球迷对此一点也不陌生。另外,骷髅还代表着“杀富济贫”,对於在德国足球俱乐部中只能被认作是“穷人”的圣保利俱乐部来说,这倒是个十分贴切的象征。圣保利俱乐部随即买下了骷髅标志的使用权,尽管在开始阶段,骷髅标志受到不少老球迷的反感,认为其代表的暴力成分太强,但是经过若干年的经营,这个骷髅标志已经成为圣保利俱乐部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圣保利俱乐部追求“酷”的同时,也不怕拿自己来开玩笑,米伦门球场内的一则广告画就体现了这种风格。西班牙语中的“REAL”是皇家的意思,皇家马德里(REAL MADRID)在球迷的口语中也往往被简称为“REAL”,凑巧的是,德国正好有一家叫“REAL”的连锁超市。圣保利俱乐部的宣传广告上是俱乐部人员推车在REAL商场购物的画面,其广告词则是“REAL(皇马)去阿贾克斯采购,而我们去REAL采购”。从来就买不起大球星的圣保利,用这种玩笑的口气来与那些大俱乐部们相提并论。

  圣保利的酷更体现在他们的球队大巴上。圣保利球队大巴是一辆黑色的奔驰大客车,体现圣保利标新立异风格的是,这辆大巴的车身被从前到后用白色线条和德语词分成三段,车身最前端写着“前锋”,中间是“中场”,后端是“后卫”,球员上车后被要求按照自己在足球场上的位置在大巴内就座,不太清楚的是,不知道守门员是否会被要求坐在大巴的车门口。圣保利大巴的前端则用德语反写两个字——闪开(WEGDA!)!显然,这是用来警告高速公路上胆敢在圣保利球队大巴前挡路的小车。在圣保利队比赛的客场,当地的俱乐部人员,球迷和记者都对圣保利别出心裁的大巴称绝,圣保利的这种幽默感也为他们从对手身上争取到了不少同情分。

  在降级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圣保利俱乐部为节省开支,关闭了具有时尚杂志风格的俱乐部刊物《五点一刻》。《五点一刻》的最后一期大胆推出了一系列圣保利球员的性感照片,杨晨的队友帕琴斯基、穆勒等等都半裸或出镜,但在主力队员之中编辑部独独放过了杨晨,而这件事也许最能证明杨晨和圣保利俱乐部是何等的格格不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