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囧闻】欧盟赌气不说英语了可是想说德语

  距离沸沸扬扬的英国公投脱欧事件已经快过去一个星期,但各种后遗症还在继续发酵。昨天英国以及其他27个欧盟国家的领导人不得不再次到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参加所谓的峰会,最重要的议题当然就是接下来的“离婚”手续该怎么办理……上周在公投脱欧结果尘埃落定后黯然请辞的英国看守内阁首相卡梅伦在会场内可谓五味杂陈,要不是碍于情面也许就躲进洗手间继续淘淘大哭了。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国独立党法拉奇,据说其张狂之态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味道。

  话说英国公投脱欧的意外结果不仅让很多人哭晕了,而且不少人心里都感觉极其不爽。其中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峰会上的表现,恰恰正是诸多欧盟核心成员国的如何不爽的最佳反映。说起这位容克先生,正是来自欧盟最小的成员国卢森堡;在成为“欧盟大管家”之前,曾经任职卢森堡首相以及欧元集团主席,可见是一位来头甚大的资深政客。而且别看卢森堡这个人口只有40万的小公国,但该国的人均GDP水平高达六位数美元,全球范围内能与之匹敌者实在屈指可数(大概只有前两年大陆赌客趋之若鹜时的澳门和油价在三位数时期的卡塔尔能压过其一头)。由于身处欧洲大陆德法两大强国的夹缝之间,该国民众也有着幸福的烦恼,就是从小必须接受多国语言的教育和训练,除了本地土话,至少还要掌握德语、法语和英语,熟练程度完全可以在多种语言之间进行无缝切换。作为来自卢森堡的政治家,容克熟谙欧盟各大国的常用语言。

  于是这就有了欧盟峰会上容克先生主演的小插曲。他在面向欧盟峰会全体成员的官方演讲中,借口说自己英语不好,公然拒绝按照惯例在演讲中使用英语,而只使用了法语和德语。当然在欧盟峰会这种场合,同声传译设备是必备的工具,不会影响与会成员的收听和理解。但更重要的是,容克通过这一姿态向英国方面表明其强硬的立场:既然你们已经选择脱欧了,那我们也用不着迁就你们的英语霸权了。联系到此前有报道称,一旦英国最终脱欧,欧盟可能会取消英语的官方语言地位,同时许多欧盟官员也希望藉此强化欧盟内母语人口最多的语言德语的地位。容克的这番举动也似乎证实了这一点。这样一来,欧盟就相当于回到最开始的欧洲大陆本位了。

  不过如此欧盟里面有个国家就不幸躺枪了,那就是跟英国同样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爱尔兰。虽说爱尔兰在当年加入欧盟时申报的第一官方语言是盖尔语,但由于其邻邦强大的影响力,爱尔兰国内最通行的语言还是英语。如果英国真的脱欧,届时欧盟内以英语作为母语者最多的国家就是爱尔兰了。当然也许有人觉得,让一个盛产酗酒成性的天才诗人的国度来做欧盟成员国英语使用的模范代表是个很不错的主意。而且自从脱欧阵营在上周的公投中险胜后,英国公民、尤其是北爱尔兰地区的民众申请爱尔兰护照的人数马上激增,以至于爱尔兰方面顿感不堪重负,连该国外交贸易部长都不得不出面请求英国公民暂停申请爱尔兰护照。

  最有意思的是,面对洋洋得意的英国脱欧派领袖法拉奇,容克的英语突然变好了。他狠狠地斥责道,你们一直在鼓吹脱离欧盟,英国人民也做出如你们所愿的决定,那你们干吗还坐在这里呢?还不快快滚蛋!当然这个只是气话。但面对英国人厚颜无耻的挑衅,欧盟的大佬们心里没气才怪呢。

  其实在全世界很多地方、尤其是欧洲大陆,不少人对英语凭着语言霸权积压当地语言影响力的情况早就忍无可忍。在英语被剔出欧盟的主流语言圈之后,欧盟范围内使用得更多的肯定是法语和德语。而这个问题就在于,德语这种语言在国际上的地位比较尴尬。虽然在欧盟的范围内,使用德语的国家和人口数量都首屈一指,但在全世界的影响却极其有限。这只能怪德国当年虽然发动两次世界大战,但均已战败告终,而且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得到一块像样的可以留下一些文化影响的殖民地。于是德语的影响力也走不出欧陆中部的一亩三分地,跟当年曾经积极在海外开疆拓土的英国、法国、西班牙甚至葡萄牙都不能相提并论,甚至还比不上当年同样身为战败国的意大利。

  比如,虽然美国人口统计数据显示,所有人口中德裔的比例是第一高,但是这些人也最多只能从姓氏上还能看出德语文化的痕迹,其他方面都已经被同化得一点痕迹都不留了。与之相反的是,美国意大利裔人口却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祖先的文化、语言和宗教传统,在美国社会中依旧独树一帜。又比如,虽然近代以降最多的音乐家都是以德语为母语,但是号称音乐殿堂王冠的艺术形式——歌剧,却还是要用意大利语(或者法语)来唱。于是,德国人在战场上被意大利人拖后腿就算了,在足球场上每次碰上意大利队就跪,也算能忍得,可是连在语言上都抬不起头来,这真是情何以堪。但这也是无奈,毕竟,没有人会认为德语是一种“好听”的语言。

  当年神圣罗马帝国极盛时期,统治着奥地利、西班牙和德国及意大利一部分的哈布斯堡王朝君主查理五世的名言便是:我对上帝说西班牙语、对男人说法语、对女人说意大利语,然后对马说德语。虽然德语可算是他的第一母语,却被如此贬低,那是因为德语的发音方式真的和骡马打鼻喷的声音没多大差别,词尾送气的辅音太多,用来唱歌自然韵律不和谐。比如,意大利语结尾的那个元音字母拖长音,无非就是“啊~噢~咿~呜”这位婉转缭绕的效果,而德语的最后一音一拉长,效果可能是:Zzzzzzzzzzzzzzz……

  当然,这位查理五世陛下没提及对谁说英语,那是因为当时的英国就是欧洲边缘的一个小破岛,没有愿意去鸟他们。不过,这群岛民后来走了狗屎运,混成了“日不落帝国”,在自己和接班人美利坚帝国的“传销”之下,把他们说话的口音传播到了世界五大洲,并且还侵蚀到了欧洲大陆年轻人的身上,仿佛英语就是“地球语”,别的语言都可以送进博物馆了。所以,趁英国脱欧之际,欧洲大陆国家正好借此机会出一口恶气,也是理所应当。事实上,最不爽的法国人早就开始这么干了,旨在捍卫法语纯洁性的“法兰西学会”每隔三差五就要把一些英语词从法语词典里清除出去,用法语“本土词汇”代替之,虽然在网络时代,这已经被人笑作是螳臂挡车,但毕竟精神可嘉。

  只不过,风水轮流转,数百年前充当“霸权”语言的正是法语,而德国在成立民族国家之初,为了彰显民族自尊,所做的那件事就是把来自法语和法语的爸爸拉丁语的词汇,全部清理出去用本土词代之,而本国口语又找不出那么多的现成词汇,只好用好几个单词的意思拼成一个单词,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德语单词长得像火车。比如,“科学”这个词,在英语和法语的拼写都是Science,在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也不过换了一两个字母,都来自拉丁语的scire(“知道”)一词,结果在德语就变成了Naturwissenschaften(19个字母,小编数了两遍才确定),而只还远不是德语最长的词……一个规律就是,用汉语写需要100页的书,翻译成英语需要150页,翻成德语就要两百页。这就是德语的最大特征:费纸、费墨、费口水(想想看那么多需要靠喷气动作来发音的辅音字母吧)

  所以,本来就已效率低下的欧盟,如果把工作语言全换成德语,那么开会时间估计还能再拉长一倍,这真是对人的极大摧残。而与此同时,德语的语法难度也和之前给大家介绍过的俄语所差无几,所以,想着英国退欧之后就跃跃欲试去学德语的各位小伙伴们,还是请三思。毕竟,不管英国退欧不退欧,英语对于咱天朝人来说,还终究都是最简单的一门外语,但要真学好也不容易,这个,日后再和大家细讲吧……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