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东:这个国足翻译不一般(组图)

  2015年亚洲杯1/4决赛前,赵旭东、佩兰在中国男足新闻发布会上。 吴志钊 摄

  今天,中国男足国家队将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中首度亮相,对手是不丹队。这将是国足主帅、法国人佩兰首次带队征战世预赛。在首战大名单公布的发布会上,佩兰表态:“要以小组头名身份晋级下一阶段比赛。”

  佩兰身边,一个梳着俗称“留一撮”发型的男人似乎比国足主帅信心更足,当他将佩兰的法语翻译成中文时,眼神中带着坚毅,手也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他就是在年初国足征战澳大利亚亚洲杯时红遍全国的“翻译哥”赵旭东,有关他的传说很多,球迷们给出的评价最为中肯—这个翻译不一般。

  23年前,当一个叫施拉普纳的德国老头为中国足球开启“外教”时代后,国足主帅的翻译就成为一个备受中国球迷关注的高曝光率职业。此后的十几年中,也出过谢强、虞惠贤等辅佐过霍顿、米卢等名帅的名翻译。不过,作为幕后人员,他们被关注的原因皆因台前的教练个性鲜明。

  可赵旭东却是个特例。他辅佐的教练佩兰一副老好人的模样,说起话来不急不慢,书卷气十足,担任国足主帅1年多来,在球迷心中并未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这也为老赵的走红埋下了伏笔。

  亚洲杯期间,国足的赛前、赛后发布会上,坐在佩兰身旁的赵旭东始终保持着激情与专注。每当翻译主帅的话语时,他总能加入自己的语气和表情。看过发布会视频的网友,用“满脸跑眉毛”形容工作中的赵旭东,大家一致认为翻译哥脸上表情丰富的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专业的喜剧演员。

  如果说那场发布会只让大家看到了赵旭东脸上的功夫,那接下来的国足在与乌兹别克斯坦队比赛中上演逆转好戏,进球后老赵场边一通“组合拳”打得风生水起,现场导播愣是把已经瞄准佩兰的镜头生生切给了身边的这位“功夫巨星”。

  一时间,“最火翻译哥”成为赵旭东的标签。有人说他“抢镜头”,他“嘿嘿”一笑,用和“小品王”赵本山一样的铁岭口音回应:“人生得意须尽欢,有啥抹不开的,再说我就是这样的人!”

  其实,赵旭东在接受国足主帅翻译这份工作邀约前是个和足球半毛钱关系也没有的人。他在大学读的是法语专业,1992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法资公司工作,并参与了深圳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此后的近20年时间,他一直作为高级技术翻译参与大亚湾核电站的工作。

  为了能胜任这份重要的工作,赵旭东在工作初期不断丰富自己的词汇量,对相关业务术语进行了深入研究,有时经常整宿不睡觉。而他的努力也很快收到回报,凭借对专业领域语言词汇的精准掌握,赵旭东直接跨过了菜鸟阶段,成为一名合格的核电站技术骨干。

  工作能力突出,加上性格外向、为人正直,赵旭东很快就获得了跟着工程师们一起赴法国进修的机会。2007年,他与时任法甲里昂队主帅的佩兰在法国相识,两个男人因共同热爱的足球开始熟络起来。

  谁也没想到,7年后,在卡塔尔执教的佩兰会被中国足协选中,成为接替前任主帅卡马乔的国足新教头。去年2月26日,足协公布国足主帅,赵旭东经佩兰推荐于3月正式走马上任。

  提起加盟国足的这段经历,赵旭东颇有些自豪,“佩兰想来(中国)的时候,能不和我通气儿吗?他在中国认识的人屈指可数,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而然会想到我。”用老赵的话说,俩人属于时下流行的“闪婚、速配”,几乎没怎么商量,就“牵手”成功。

  由于大部分时间自己都给佩兰当翻译,要去理解对方的意图,因此他偶尔也会故意出点难题考考佩兰。俩人私下聊天时,赵旭东会冷不丁蹦出一个有关核电的法语词汇,佩兰经常要琢磨半天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赵旭东来到国家队时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当时的国足新闻官付强。据后者介绍,别看老赵在镜头前啥都敢招呼,其实私底下是个极其低调的人,但只要到了球场上,他就会用自己的激情去感染球队中的每个人。

  有时,佩兰要给队员们讲解球队的基本技战术要求,这种坐在会议室里的战术课一般都长达1小时以上,对于长期在球场上奔跑的球员来说多少有些枯燥,这就到了考验翻译的时刻。

  “他会在准确翻译教练意图的基础上,在语言中加入很多轻松的成分。”付强透露,赵旭东出生在辽宁省铁岭市,与赵本山是不折不扣的老乡。在平时的生活中,他依然乡音未改,最喜欢说的口头禅是“必须的”。看过电视剧《乡村爱情故事》的都知道,这是剧中主要人物“刘大脑袋”表态时最喜欢说的话。赵旭东模仿起来无论语气、语调、表情都极为传神。

  而当他需要传达教练对球员的肯定时,总会用到另一句火遍东三省的口头语—“老好了”。久而久之,这两句话,成为全队上下人人都说的口头禅。

  在亚洲杯小组赛国足与沙特队比赛前的动员会上,佩兰给全队做完动员后问了一句:“你们能做到吗?”结果队员们不约而同、齐刷刷地模仿老赵的东北口音回了一句:“必须的!”人群中的赵旭东非常开心,他说:“如果用‘能’来回答,明显力度不够,回答‘必须的’才给力嘛!”

  尽管国足队中大部分球员来自北方,但也有一些南方球员,他们的普通话本来就不标准,模仿老赵的东北腔确实有难度。“有时候我就鼓励他们说,反复强化,队员们都很聪明的,过不了几天就能说得跟大家一样好了。”赵旭东笑着说,自己应该申请兼任东北话教员,负责在全国各地普及东北话。这样一来,春晚上有东北演员演小品时,南方观众就不会听不懂了。

  玩笑归玩笑,对于在日常工作中如何做好一名球队翻译,赵旭东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一杆秤。而“说人话”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他觉得,教练要有职业精神,翻译同样如此。翻译很多时候也和教练一样,要做很多看不见的准备工作,比如对比赛、对手做一些案头工作。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尽力做好教练与球员之间的沟通,与俱乐部之间的联络和与工作团队之间的协调,在赛场和训练场上把教练最真实的意图用最容易接受和理解的方式转达给球员。

  亚洲杯期间,训练场上经常听到老赵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呼喊:“还等啥,不要犹豫,上去就干他,但要聪明!”简单、直白、接地气的指令,队员们瞬间心领神会。

  “一个翻译‘说人话’是非常关键的。” 这是老赵给翻译工作的基本定位。作为翻译,他认为首先要有扎实的基本功,然后还需要在语言格式之间进行转换,让自己翻译出来的语言直接、易懂,再以最快速度传递给队员,“这个时候就不能四平八稳,文质彬彬了,否则主教练也不会同意。”

  其实,国足管理层一直在寻找赵旭东这样的翻译—能在教练员和队员之间起到一种桥梁作用。而赵旭东用他东北人特有的热情,为主教练口中或许十分平淡的话语注入了激情。

  有人说,一个好的翻译顶半支球队。每当听到这种话,赵旭东的脑袋都会摇得像波浪鼓,“这话说得太大了!如果真是这样,一支球队雇俩翻译就行了!”任何时候,他都不忘幽默一把。

  除了在翻译主教练战术时保持激情,赵旭东在球队比赛时也经常像打了鸡血一样。佩兰在场边呼喊战术,他就在身后用高出一倍的声音翻译给球员。而每当球队取得进球和胜利,赵旭东更会立即变身成表现欲极强的民间二人转演员,且从来不怯场。

  国足战胜乌兹别克斯坦队后的那套“组合拳”让老赵一战成名。时隔多日,回忆起当时的做法,赵旭东一点都不觉得过分,“这是一场里程碑式的胜利,我们提前1轮获得小组头名,创造了历史。人生得意须尽欢,当然非常值得庆祝。”

  外界不知道的是,在转播镜头没有捕捉到的更衣室里,赵旭东还延续着自己的疯狂庆祝。当全队都回到更衣室后,老赵觉得应该还有更特别的方式。他平时总说,中国人骨子里就内敛,不习惯集体式的喜形于色。“我觉得感情的释放本身就是竞技体育的一部分,我需要做那个在更衣室里引爆对胜利感情发泄的导火索。”

  于是,他先是一个健步跳到居中的桌子上来了一段独舞。在包括佩兰在内的所有人看得哈哈大笑后,赵旭东让工作人员帮忙把球队平时用来储存冰块的大号冰桶搬到了桌子边,然后他双手平举,做出高台跳水的姿势,一猛子扎进冰桶里,彻底嗨翻全场:所有球员都从椅子上笑到了地板上……

  “可能外人会觉得我当时略显疯狂,但这样做可以让每个人的感情得到释放。当然,我还是比较节制的,否则那两张桌子会被我跳塌了。”老赵透露,跳进冰桶后,确实挺刺激的,他想起了崔健那首耳熟能详的歌:“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当然我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跳进冰桶之前,我特意把手机交给了队医。”老赵笑了,露出一口白牙。

  疯狂庆祝过后,老赵立即平复心情,跟佩兰参加了赛后新闻发布会。由于全身衣服湿透了,球员们建议他穿上孙可的比赛服,而孙可正好在那场比赛中大放异彩。走进新闻发布厅,还没等坐下来,老赵就迫不及待地向记者们展示着短裤上的“16号”(孙可的号码),并且做了一个黄飞鸿电影里亮相的动作,还朝记者们狂竖双大拇指。从那以后,队里所有人都对这位翻译哥刮目相看。

  其实,赵旭东肚子里的东西很多,不光会耍宝。“你们别忘了,我和赵本山可是老乡,我还会唱二人转,而且肯定比你们唱得好。因为我膛音比较重,也注意发音方式。”

  他还透露,自己小时候特想学说相声,“像范伟、刘流之前都是说相声的,这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事情。”而赵旭东身上这种自然流露的喜剧天赋,也带给了年轻的国足更多欢乐。

  经过亚洲杯赛后,赵旭东一夜成名。家人也开始帮他收集网络上、媒体上有关他的消息和报道。而他那标志性的“留一撮”发型,自然成为球迷们调侃的对象。

  有人说他是朝鲜国家队前锋郑大世和相声演员郭德纲失散多年的兄弟,并为此编了一段故事:“当年,兄弟三人一起长大,两人展现出惊人的语言天赋,其中一人在北京摸爬滚打开了德云社,一人学会法语当了国足专职翻译,最后一人背井离乡,远赴朝鲜,成了一名足球运动员。”

  看到这么多有才的网友,赵旭东觉得很有意思。但他也否认了自己和郑大世、郭德纲有任何关系。“我不是朝鲜族,但经常被误认为是朝鲜族,我和朝鲜族的人长得比较像。尤其郑大世在世界杯赛场上听着朝鲜国歌泪流满面的照片,很多朋友都说我和他特像。至于郭德纲,可能是我俩的发型和头型有点像。我至少比他大10岁,20多年前的时候我就开始刮光头,这个‘留一撮’的发型我留得比郭德纲更早。”

  赵旭东说,由于自己的脸比较方,刮光头看起来更精神些。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凶悍,就把上面留起来,经常修剪,也就成为他自己的标志性发型。“现在谁给我5000块钱让我换个发型,我都不换呢!”

  其实,赵旭东能够与国足结缘,与他从小到大痴迷足球密不可分。在深圳工作期间,他是当地业余足球界有名的组织者。而他本人也毫不掩饰对国足的热爱。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真球迷,是国家队的忠实粉丝,即使国家队表现不尽人意的时候,他依旧没有“变心”,成为洋球队的粉丝。“我会喜欢国外的球队,但我始终是中国队的粉丝。”

  有一次他去体育用品店买国家队的队服,老板颇为嫌弃地说:“现在谁还买中国队的衣服!”他听完心里很不是滋味,“即便国足成绩不好,那也是我们自己的球队。我相信国足一定会好,现在,有了我会更好。”赵旭东说。

  老赵在运动方面很有天赋,除了足球,他还喜欢摔跤、拳击、自行车、游泳和橄榄球。在来国足之前,他每天下班都会先去锻炼,再回家。而且保持着每周踢两场球的习惯。他酷爱健身,武术也有些基础,还打过3年橄榄球。

  有网友曾问过他是否是摔跤运动员出身,老赵笑了,“我这身力量摔倒别人估计不是难事,但是我从来没有进过摔跤专业队。”而力量出众,下盘稳,也使他在橄榄球队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专门负责对抗对方最壮的球员。在他身体力量最好的时候,可以轻易擒摔100多公斤的对手。

  据了解,赵旭东的橄榄球水平在业余圈里享有盛誉,曾代表公司专门赴法国参加过业余橄榄球邀请赛。而在澳大利亚亚洲杯期间,他还买了十多件橄榄球队服,其中包括他最喜欢的新西兰队队服。

  “远离是一种操守,既然要选择自由,就得忍住孤寂,智慧更多来自于孤独……”别看赵旭东外表粗犷,但骨子里却是个文字功底深厚的文学爱好者,这是他在自己微博里写下的一段话。

  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经常能看到借用古诗文抒发的感想。在形容自己与足球的关系时,他选取了李白的著名诗句:“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阅读是赵旭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说阅读能够让人归于安静。他走到哪里都会带两本书,但随球队出征打比赛的时候,他坚决不带书。“一方面是要打比赛了,工作很忙,没时间看。另外一方面,我要把书(输)扔掉,因为我们只要赢。”

  老赵说自己喜欢简洁、温暖、明快、有力的文字。很多文字和诗词他看过几遍就会自动记下来。“别人开始背《唐诗300首》时,我已经在背300首以外的唐诗,别人读宋词的时候,我已经在研究元曲里的诙谐了。元曲非常幽默,元曲300首一读下来,就特别想背。”赵旭东笑着说。

  至于网友们纷纷评价他是个不一般的翻译哥,老赵用一段东北特有的顺口溜回答道:“铁岭的葱、开原的蒜、辽北的山楂一大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黑土地给了我很多滋养。而我没啥不一般,铁岭产大葱,其中就有我这个赵旭东。”

TAG标签: 足球词汇有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