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足兼容男足、女曲、跆拳道教练

  12月12日,中国足球协发布了关于组织2018年女足国家黄队、女足国青队军训的通知,其中共有79名女足球员参加,共军训十天。同时,中国足协还官宣,韩国籍教练朴泰夏出任中国国家女子足球队(黄队)主教练,韩国籍教练金昶伯担任体能训练顾问。

  说起朴泰夏,熟悉中国足球的球迷非常清楚。作为延边队历史上第三位韩国籍主教练,朴泰夏自2014年入主球队后便注重通过细节来提升球队的凝聚力:开展丰富多彩的业余文化生活、制定20分钟的球员饮食准则以及搭建球队精细的技战术训练体系。

  虽然延边队近年来风光不再,但朴泰夏治下的延边队在这期间也曾有连克豪强的高光表现,凶猛强悍的作风和全攻全守的打法让几经沉浮的延边足球再度回归公众视野。

  他曾是中国女曲主帅。有“魔鬼教练”之称的他崇尚大运动量训练,有着近乎“残酷”的严格要求,这也是中国女曲不断创造奇迹的关键。他带队9年,中国女曲终于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得球队历史最佳的银牌。

  再看看10年前,也就是2008年12月8日,金昶伯卸下中国女曲帅印时,当时南都记者徐显强的报道,也可以一窥老金的特点了。

  他是中国最出名的洋教头。在一家网站,网友给中国洋教头投票,金昶伯得票第一。自1999年担任中国女曲主教练开始,他带队获得了两届亚运会冠军,参加了三届奥运会,名次节节攀升,从悉尼的第5,到雅典的第4,再到北京的银牌。今年10月31日,金昶伯的工作合约到期,经过几次协商后,双方最终宣告“分手”。

  女曲领队海线和队长付宝荣昨天都流着泪走出了新闻发布会会场。“之前没人告诉我金老师不续约的消息,我接受不了,球队也接受不了。”付宝荣说。对于金昶伯的依恋,付宝荣说她自己的体会尤其深刻:“我的身体不好,金老师就经常带我出去吃狗肉汤、羊肉汤补充体力。这些年来,他场上很无情,但场下就是一个慈父,队员们都是爱他的。”

  关于老金的中国情还有一则故事广为传播——汶川地震时,中国女曲正在德国参加冠军杯赛,回国后老金马上取出10万元让领队海线帮他捐出去,据说并不富裕的他当时账户上只有30万元存款。

  2011年年底,执教过两年上海女曲的金昶佰卸任,返回韩国,目前定居首尔,赋闲在家。但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上,他是中国女曲在韩国的头号球迷,也不避讳会为中国队加油。“我对中国女曲还有感情。”金昶佰当时对中国记者说。

  杜兆才2006年3月从辽宁省体育局调任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中心担任副主任后,主抓的就是曲棍球,并且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担任曲棍球队的领队一职,而当时的女队主帅就是金昶伯。

  引入金昶伯作为体能顾问,一则因为其在体能训练上的造诣,二则因为他是韩国人,与朴泰夏沟通没有障碍,三则他带领中国女曲长达9年,对中国体育、生活非常了解,这对其助力朴泰夏大有裨益。

  不少网友质疑女曲教练这么入选女足教练是不是跨界跨得有点大?实际上这不是中国女足第一次有这样的操作。去年6月底,中国足协就宣布北京体育大学副校长陈立人,将担任中国女足领队,从事队伍管理工作。

  不过中国女足今年出征雅加达亚运会时、此刻贾秀全正在带领红队集训时,中国女足的领队都不是陈立人。

TAG标签: 中国女足视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