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世界杯的抽签结果揭晓 上签也可能弄成下签

  的抽签结果一出来,很多人就感叹中国玫瑰运气不错,这次抽了一个上签。只是,再仔细一琢磨,对于如今这群处在艰难爬坡阶段的铿锵玫瑰来说,你可以庆幸抽了一个上签,但东道主加拿大或许会更加庆幸,因为这对于其而言,是一支上上签。

  亚运会后,郝伟曾经提出过辞职,此后不声不响地留任了。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事者没向外界说明,谁也不知道内幕。只是,从女足在亚运会上的表现看,成绩不佳有运气不好的原因,球队的技术发挥和精神面貌大家还是满意的。郝伟趁势提出辞职,似乎也有欲擒故纵之意,一是待遇确实有些寒酸,二是想实现更多的想法,必须有更多的权限和话语权。

  如今的这支女足,是一支以年轻球员为主体的希望之旅,这批新秀经过世青赛和亚洲杯的历练,技术上、心理上都处于上升期。虽然大多数队员都不为人所知,但她们理应比那些经历了太多失败的老将更值得期待。以前那些足协官员都对铿锵玫瑰的剩余价值抱有幻想,所以不断有管理者来插一杠子,于是,女足成了屁股指挥脑袋、外行领导内行的代名词,比如著名的“叉腰肌”,比如那些闹剧不断的换帅游戏。

  之所以不断换帅,之所以那些教练总是半途而废,真实原因很简单,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伺候不了中国足协的那帮大爷,那就走人呗。其中感触最深的恐怕是马良行和王海鸣,整个女足圈子里,这二人最清楚中国足协的那种说变就变随心所欲的德性,也是最有理由说不的人。小马哥被阎世铎戏弄过,被李飞宇羞辱过,而王海鸣,在无数次从助理教练到代理主帅的上上下下游戏中,更是不断地被玩弄感情。

  从老到青,从中到外,从男到女,连续换帅,铿锵玫瑰终于被折磨成了“吭哧玫瑰”。韦迪当初“五年内让女足重返世界一流”的豪言也被当成了笑柄。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谁摊上中国足协这等无情无义的主,都会先炒了老板再说。看看帐下实在无人可用,足协只好找那些几无执教经历、刚退役不久的球员来看场子。李霄鹏离任后,还被媒体爆出了桃色新闻,而郝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上任的。

  很明显,女足实力不济是众所周知的状况,但更多的时候,是死于人祸,这是中国足球的悲哀。而从现实的情况看,青少年女足的成绩一向不错,在世界足坛的同年龄段里,也算得上一流,只要埋头苦干几年,自然会呈现上升势头。虽然在做球员时并不广为人知,但从执教女足的风格和场面上看,郝伟带队还是有自己独特的思路和想法的。最起码和日韩朝这些亚洲劲敌的交锋看,并不处于下风。

  由于本届女足世界杯扩军为24支,每组前两名和4支成绩前四的第3名球队都能出线强的机会自然不小。于是,问题来了,当人们看不到希望时,往往采取听之任之、放任自流的方式,女足反而能给人们带来惊喜。现在呢?当球队表现有了起色,签位运气也不错,足协领导自然也就从中看到了捞政绩和搞成绩的机会。他们会不会再来横挑鼻子竖挑眼?会不会再来发表一下”重要讲话“?会不会向谢亚龙那样,亲自下场上演训练韩端的闹剧?

  老帅商瑞华就曾经见过“谢亚龙给朱广沪上指导课”的情景,他对记者笑言道:“谢又不是业务干部,只是主管领导,他讲这些干什么呢?”郝伟会遇到这种状况吗?真要是那样的话,上签也会被活活弄成下签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